5章

小说:温柔驯服 类别:玄幻小说 作者:松庭 字数:3050

晚自习结束铃声响起,身影没入放学人潮中。

“……老王这代理班主任当得也太尽职了吧,一整晚自习都在讲题,今晚又要回去赶作业了……”

老王一班物理老师,班主任温望潮出差期间,老王算一班代理班主任。

作为高一物理组组长老王什都好,就过于敬业这一点,一班学生很住。

叶飒听了一晚上物理课,听得头昏脑涨,再看俏一言发,像还在琢磨老王最后讲那道追及问题。

“俏俏,你最近受什刺激了?”叶飒真没想通,“期中考试你成绩也没下滑啊,怎突然这奋发图强?”

俏没吭声,踢了一脚路边石子。

一班四十八人,考三十名,就算一班清北班,俏长这大也没这考过这名次。

两人走到校门口外,叶飒拉着俏去排队买了一份狼牙土豆加炒粉。

俏隔十米都闻到香味了,换做平时肯定吃,反正吃都长胖,可现在身负一百六十斤重担,俏多看一眼都负罪感。

“你吃啊?”

叶飒看着眼巴巴望着吃摊俏,姑娘两手攥着书包带,紧抿着唇,一副“我饿我吃谁吃谁王八蛋”坚定神色。

没忍住伸手捏了捏俏软乎乎双下巴。

“俏俏,吃点一口嘛,一口会长胖。”

俏快馋哭了。

深夜炸土豆和炒粉,为什可以,这香。

最后俏还坚定地拒绝了叶飒诱惑,刚准备找找家里司机车停哪里了,就见马路边上最惹人注目一众少年少女里面,立着一熟悉身影。

黑发,高,眼神冷冽。

执。

晚自习放学时正一中外最堵时间,姜雅菁好容易拦到执,自然肯轻易放过这机会。

旁边姐妹开口:“执哥,今天菁姐生日,你来怎行?”

“百老汇包间都定好了,段飞许彦明他们都来。”

“蒋一鸣你劝劝执哥啊,执哥要来,多让菁姐扫兴啊。”

姜雅菁望着执,自持身份也开口,但骄傲眼中仍闪烁着期待光。

执从始至终都在低头弄他摩托车头盔,和家里司机开车蒋一鸣他们同,执从在户口本上虚报了年龄,今年寒假就拿了驾照。

身后豪车内,坐副驾驶蒋一鸣伸头看前面执,似笑非笑地调侃:

“怎办啊执哥,这菁姐局,给面啊。”

一中富二代圈,基本就A市上位圈缩影,姜雅菁父亲在A市连锁零售店生意做得,和父亲也常在酒桌上碰面

蒋一鸣好得罪姜雅菁,又把问题抛回给了执。

姜雅菁还没等到回答,就听女孩在姜雅菁身边说:

“菁姐,那望这边看,好像就俏。”

白天刚调查过女孩们齐齐回头,蒋一鸣他们明所以,也顺着姜雅菁视线看去。

人来人往中,站在远处女孩肤色极白,虽然和一旁高瘦女孩胖瘦对比鲜明,但一双明亮通透眼眸却瞬间点亮了神采。

后座程越也跟着看:“俏谁啊?左边那子?这肤色长相挺欧美啊。”

蒋一鸣没吭声,视线在一胖一瘦身影上转了来回。

姜雅菁皱了皱眉,待看清了谁才俏后,旋即勾起了一抹怀好意笑。

转头示意执望那边看,出声问:

“右边那妹子,你认识?”

明白为什自己只热闹,结果居然所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,站路边吃叶飒也被吓了一跳:“那姜雅菁吗?我艹,可别被盯上啊。”

姜雅菁在一中名声高傲自满,眼里容沙子,最喜欢拉帮结派,赵盈盈就们那团伙里一员。

听叶飒语气,俏就能猜到这姜雅菁好惹。

夜色太黑,没看到姜雅菁身后执,拉着叶飒便匆匆离开。

终于抬起头执只看到跑着离开背影,姑娘跟学生一样紧紧拽着书包带,头也敢抬地悄悄溜走。

目送着背影消失在视线尽头,执心里松了口气。

还好,这次这姑娘没给他惹麻烦。

心情颇佳执收回视线,难得屈尊回了姜雅菁一句:

“认认识,关你屁事。”

撂下这话,执把头盔一戴,伴随着摩托车引擎轰鸣声,他漆黑背影穿过拥堵车流,数秒便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之中。

只留下晚自习悄摸画了淡妆姜雅菁,被喷了一脸摩托车尾气。

*

回到山月庭,俏第一时间拆开了刚到快递。

曲一线、王后雄系列,从二到高一教辅资料,全齐了。

时候,其实做普及度最广那种基础教辅书,但对于现在自学三课程来说,还必要打牢基础。

老老实实把曲一线和王后雄中稍显简单教辅书过一遍,然后再开始重点突击高一课程,俏估摸着,这一套教辅书做下来,高一下学期期末考试,怎也能比三十名好一点。

刚做几页题,俏就接到了电话。

“……爸爸这边拍戏大概还要两月,俏俏想要礼物啊?”

四十多岁父,回回给俏打电话时候,都忐忑得跟朋友一样,生怕下一秒就惹俏生气,然后直接切断通话十天半接。

十三岁俏和他关系很好,可骤然来到三年后,见自己过得这好,俏心里对父也埋怨。

“没。”俏默默按着手里按动笔,“你给姐姐带就行。”

直男脑父没听出什对劲,还说:“肯定也份,我这想知道俏俏你喜欢什吗?”

俏幼年丧母,父怜惜年纪没妈妈,从到大,只要俏喜欢父都会竭尽全力满足

俏真正想要什,他从来都明白。

“你看着买吧,我都可以。”

声嘟囔,觉得自己心眼,但又觉得自己特委屈。

父听着俏心情点低落,却明白为什

“……对了,你沈阿姨画展办完了,这周末应该就会回来,到时候让你沈阿姨带着你们出去吃好吃,想要什告诉就行……”

听到沈宛然名字,心绪微妙起来。

沈宛然两年前父新娶妻子,从留学国外,在艺术圈里颇名气,性格似乎很低调,和父结婚后也从没在媒体前露过面。

日记本里,很少提过这继母事情。

挂掉电话后,下楼去厨房给自己热一杯牛奶俏碰上了刚回家赵盈盈。

父和沈宛然在家时候,赵盈盈似乎经常这样晚归,用仔细闻,身上掺杂着香水味酒气很快就盈满了整大厅。

俏,别怪我没提醒你。”

微醺赵盈盈趴在厨房中岛台上,讥讽又畅快地笑道:

“得罪了姜雅菁,你日子会好过。”

披散着长发少女端着热腾腾牛奶,沐浴在暖光灯下周身萦绕着温柔烟火气,明所以地望着赵盈盈:

“你喝多了?”

赵盈盈见还能一脸平静,莫名升起了几分愠怒:

“你装什装,看出来啊,都长这副尊荣了,还能勾搭上执,你可真……”

哗啦——

一整杯温热牛奶兜头浇下。

精心打理过长发一缕缕地贴着湿漉漉脸颊,赵盈盈那身酒气和香水味全都被牛奶浇得干干净净。

停在赵盈盈头顶玻璃杯,滴落最后一滴牛奶。

俏收回手,还那副乖巧安静样子,刚泼了人,像刚浇了一盆花。

冲赵盈盈甜甜一笑,唇畔梨涡浅浅:

“姐姐,醒醒酒,早点睡。”

“……”

俏知道赵盈盈回过神来会放过,放下杯子拔腿就跑,回房间关门锁门一气呵成。

耳机一戴,刷题模式启动,任凭回过神来赵盈盈尖叫着疯狂拍打房门,俏都无动于衷。

俏!你出来!!本事泼我你本事出来啊!!!”

俏默默调大耳机音量,一边审题,一边嘴里还念念词:

听,王八念经。”

赵盈盈:“……”

如赵盈盈所言,第二天下午,俏还真被姜雅菁一行人堵在了南楼四层。

南楼主要国际班和一些社团活动室,国际班人少,这时间社团活动也还没开始,俏被班里文艺委员林蕊拜托来南楼帮忙开时候,就觉得这边点太安静了。

等到被姜雅菁人拉到厕所里时,俏才反应过来——

完了,这姜雅菁设局。

“……刚刚去五楼二班姜雅菁吧?那帮姐妹又要搞什幺蛾子?”

国际班一班刚刚响起上课铃,一众学生见姜雅菁那帮人上了五楼,都趴在走廊上看热闹。

谁都知道,姜雅菁经常在五楼找人“谈话”,知道这次又倒霉蛋惹上了这位大姐头。

斯年正准备去办公室,找老师对接下月艺体节预算事情。

“上课了。”他出声提醒,“别以为纪律部查南楼。”

作为学生会会长斯年对同学一向恩威并施,就连国际班这些家境优渥学生也对他几分敬畏。

很快,走廊上学生纷纷散开。

临走前,斯年看了一眼五楼方向。

姜家和合作关系,在学校里,斯年一向对姜雅菁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这一次,也会例外。

而与此同时,听说班主任温望潮明天回来执正准备收拾收拾回教室,动作忽然一滞。

“执哥?”蒋一鸣察觉到对劲,出声问,“怎了?”

额头冷汗涔涔执紧紧攥着胸口衣襟,越发强烈疼痛感使他眉间戾气渗人。

手捏着蒋一鸣肩,一字一句,艰难开口:

“……给我找……俏……在哪儿……”

执本来还在想,或许避开那姑娘就能摆脱这麻烦。

结果,这他妈,居然还带远程精准点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