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章

小说:温柔驯服 类别:玄幻小说 作者:松庭 字数:4069

初俏穿越

靠着自己日记本,初俏不幸地发现,是穿到世界。

和那些重生回过去,依靠着自己对未来预知逆袭主角相比,命运对初俏格外残忍。

十三岁正上初,体重八十斤,中初中部公认花,雷打不动级第

十六岁,体重百六十斤,和从前胖若两人不说,级前百红榜还查无此人。

按照日记本上所写内容来看,导致发胖原因很简单。

十四岁时由于种种原因患上抑郁症,药中所含激素影响身体,导致体重路飙升,也给带来很多负面压力。

如果停药,情绪会更加低落。

如果不停药,外形改变又会直接影响情绪。

不过,对于此时心理龄十三岁,无忧无虑得和抑郁症没有半点关系初俏来说,些根本就不是问题。

时间扔掉抽屉里所有药,随后看着镜子里圆滚滚自己,默默给自己打气。

不就是体重是以前两倍吗?不就是成绩落千丈泯众人吗?

没、没关系!

只要好好减肥,认真学习。

几个月后,初俏还是条好汉!

——而第二天早,还没等适应下三生活,更坏消息就扑面而来。

“俏俏,我和你沈阿姨商量下,周周末打算带盈盈去把名字改,你看怎么样?”

餐桌上,比记忆中沧桑几分初父丢出个重磅炸弹。

大口粢饭团初俏眼神有点茫

昨天太晚,初俏连日记本都没看完就困得睡着,此时见初父脸小心翼翼地望着,初俏才想起有关赵盈盈事。

赵盈盈是初家司机老赵女儿,也算是和初俏从小起长大

按日记本上所说,初俏十四岁那,老赵和初父遭遇车祸,老赵当时下意识护住初父而当场死亡,因着份恩情,老赵身亡后初家收养赵盈盈。

事原本也合情合理,只可惜,老赵是个好人,他女儿就没那么安分

初父右侧赵盈盈虽没有吭声,但神采飞扬眉眼间也能看出必得。

已经铺垫大半个月。

旁敲侧击地,又是跟初父提起有人背后说不是初家人,又是自怨自艾说自己上大学就自己赚钱,不再叨扰初家。

手段拙劣又可笑,偏偏初父还就吃套。

他内心略有些忐忑地看向依专心吃粢饭团初俏。

比起九十多斤还整天嚷嚷着要减肥女孩子,初三时骤发胖初俏身形格外圆润,皮肤极白,眼眸清亮空灵,顾盼回眸间仿佛又透着昔日光彩。

不管外人怎么看,反正初父眼里,初俏还是跟以前样可爱。

初俏没吭声,只觉得隔,也不知道附近开什么早餐店,粢饭团做得么好吃。

“俏俏……”赵盈盈轻声喊,眼中带着点恰到好处真挚,“如果你不喜欢,我就不改名,真,我不想因为种事让叔叔和你为难……”

初俏望着,清澈鹿眼似乎审视着什么。

眼神清澈直白,半点不避闪,看得赵盈盈心里犯嘀咕。

……今天初俏好像有什么地方和平时不太样。

“好啊。”

初俏终于开口。

嗓音清甜,像夏日井水里捞上来西瓜最中间口。

“那就不改。”

初俏展颜笑,唇边梨涡浅浅。

赵盈盈愣住。

初父也对向漠小女儿回答十分意外。

他回过神来轻声哄劝:

“……俏俏,老赵走,盈盈个人也过得艰难,我只是想让外人少说些闲话,免得老赵天上看也心寒……”

赵盈盈生活质量完全是质飞跃。

都知道电影圈著名导演初锋是父亲,因为层关系,风光无比,不好好念书,娱乐圈名媛圈狐朋狗友倒是结交堆,平时微博和ins上po各种名人合照,里全副明星待遇。

反而谁都不知道,初俏才是初锋亲生女儿。

所以赵盈盈到底是哪里过得艰难,初俏点都想不明白。

“让姐姐保留个名字,才是对赵叔叔最好纪念。”初俏眨眨眼,骄矜中带着点小姑娘撒娇可爱,“您觉得呢,爸爸?”

听到前面,初父已经赞同七八分,可听到最后两个字,初父愣愣地望着初俏,有些不知所措。

初俏不明白为什么他俩表情都变,还以为自己说错什么。

哪里知道,自闭内向,几乎与外界隔绝,跟初父关系更是淡漠到已经快两没叫过他爸爸

赵盈盈才模模糊糊感觉到,今天初俏不像是认识那个初俏。

更像是从前那个明亮自信、被全男生视为小仙女

“……今天我想早点去学,你们慢慢吃。”

多说多错,初俏相信对有求必应初父定不会坚持给赵盈盈改名,便准备出发去学

初父才如梦初醒,慌忙起身跟上,完全把改名事抛脑后,追着问初俏:

“俏俏你么早就去学啊,你都没怎么吃饭饿怎么办?可别学人家减肥啊,要不你到学再买点什么吃?身上有钱吗?不够爸给……”

赵盈盈也不是没有学着初俏从前举止性格讨好过初父,而初父虽好,却也从来没有亲密关切到个地步。

巨大落差让赵盈盈恍惚间又回到小时候,回到只能仰望初俏那些

那时次牵着父亲手,小心翼翼地跨入初家湖畔别墅。

别墅区幢别墅都风格各异,踩着鹅卵石小道路穿过蔷薇盛放庭院,推门见室明亮奢华,穿着漂亮小裙子初俏站二楼楼梯上,好奇地望着

湖畔别墅,坠着手工蕾丝花边小裙子,还有精致得如同橱窗里熠熠生辉玩偶女孩。

美好面前,赵盈盈觉得自己像是路边不起眼泥泞。

看着初俏对甜甜笑,感觉不到半分友好,只有无止尽自卑与屈辱。

好不容易才初俏面前抬起头来,绝对,绝对不要再回到被初俏踩脚下日子。

赵盈盈攥紧裙摆,暗自下定决心。

*

早上去学向是赵盈盈坐初家车,初俏个人去坐公交车。

但那是十六岁初俏,对于十三岁初俏而言,坐自己家车本来就是顺理成章事。

“你今天怎么不坐公交车?”

赵盈盈出来看,见初俏已经坐上车,下意识脱口而出。

初父正兴奋,把司机老张赶下去非要亲自送初俏上学,闻言道:

“坐什么公交车?家里车就是为送俏俏上学用,俏俏以后可不许坐公交车啊。”

初俏轻轻嗯声,歪歪头看向赵盈盈,眼里带点奇怪。

好像说,你怎么问种问题,真傻。

赵盈盈气绝。

下车远离初父视线后,赵盈盈冷着脸加快脚步,并不和初俏起进门。

中名流子弟甚多,赵盈盈更是那群小名媛中佼佼者之,要是被看见和初俏样又胖又丑人走起,肯定会被嘲笑

而刚进门,赵盈盈就被拦下

牌。”

初俏远远地看见赵盈盈停下脚步,似乎是门口检查纪律部人员叫住

被教主赵盈盈才想上周周末班里才讲过,周有领导视察,周都要佩戴牌,谁不带就要扣班上操行分,学里可能还会通报批评。

赵盈盈都忘带,初俏自更是记不得茬。

而等看清那个立门口领着学生检查人后,初俏蓦停下脚步。

花圃里栀子花被风吹来阵阵清香,卷起少纯白色制服衣摆。

女孩垫着脚,娇声讨好似撒娇。

“……斯我今天出门太早忘带,你不是有备用吗?借我吧,通报批评太丢人啦……”

他侧脸干净,身形笔直,眉眼间带着点文雅书卷气,面对跟他撅嘴撒娇赵盈盈,他神色透出几分温柔宠溺。

“……都忘带多少次?你还不长长记性……拿好,下次我会提醒你。”

不需要日记本,不需要记忆。

初俏认识他。

小学时许多男孩还泥地打滚时,就已经打扮得干净清爽,各种竞赛上拔得头筹,就连临初俏也某些竞赛上见过大名。

但最让他受人瞩目,还是因为他显赫家世。

中人尽皆知,父亲是A市最大地产商君桦集团董事长,母亲是世界知名小提琴家,家世背景,般人只电视剧里见过。

家庭里长大清秀谦和,成绩优异,不必多做什么能够撩动花季少女心绪。

初俏也不例外。

而两人真正交集却是初俏十三岁时,C市场地震。

原本是初家全家去C市林间别墅度假,谁知道初俏个人家时突遇地震,导致附近唯条公路被封,被困整整两天。

更让初俏没想到是,恰好也来里度假也被困废墟底下,并且头部被砸伤,双眼视力也受到影响,只能看见模模糊糊影子。

按照两人被掩埋废墟之中位置,略上方初俏其实是可以试着出去,可发现只要动,待下方就有被彻底掩埋风险。

初俏只好原地等待救援。

那时用微弱声音对郑重道:

“……如果我能出去……从今以后……换我来保护你。”

初俏蜷缩废墟里,周围泥土潮湿,空气稀薄,但心却温暖炽热。

伸出手去,从缝隙里轻轻勾住他微凉手指。

“你答应我。”初俏小声道,“说谎人要吞千根针。”

几天后道路疏通,救援车开进别墅区,伤得最重很快康复,反而是初俏因为身体原本就不太好缘故,获救后立即动场大手术,后遗症导致患上严重胃病。

但还好,都活下来。

可惜他要履行约定对象,却并不是

“同学,你牌呢?”

见远远停住个女孩,询问道。

赵盈盈原本没多想,可见初俏用那种眼神望着下就警惕起来。

“俏俏,你是不是也没带牌啊?”赵盈盈出声打断两人对视,“可怎么办,斯他只有个备用——你能不能通融下,别记俏俏名字啊?”

赵盈盈虽么说,但知道脾气。

他绝不会因为谁请求而放过初俏

皱眉,他再问遍:“同学,没带牌吗?”

神色如此生疏客套,铁面无私模样和刚刚对赵盈盈温柔宠溺截不同。

初俏望着,回忆中他对还笑得温柔,真挚诚恳地对许下承诺,转眼,他生疏客套“同学”,像是已经彻底与划清界限。

赵盈盈见样对初俏,心中升起丝隐秘快.感。

初俏永远也不会知道,当那场地震后,初俏和各自被送往医院,陪床时偶听说事情,而从初俏口中套出整个事情来龙去脉。

恢复视力找到初俏病房外时,顶替初俏身份,告诉他。

阳光下,崭新阳光下折射着刺目光。

赵盈盈当着初俏面,得意地将亲手从初俏手中夺走胜利品,别自己胸前。

初俏并不是挟恩图报人。

但明明是答应,他说要保护,他那时候那样真挚,暗无天日废墟里,初俏都快要放弃切生希望时,是他勾着指尖,句许下诺言。

初俏垂眸,敛去眼中对失望。

“抱歉,我没带……”

刚要开口承认,忽,有什么东西折射着阳光,半空中掠过漂亮弧线,落怀中。

下意识接住。

牌。

不就有。”

扔给初俏身影从眼前匆匆掠过,初俏惊讶地抬头望,见个穿着黑色背心和迷彩裤,腰间束着服外套极其张扬地大步跨入门。

和周围着装丝不苟纪律部成员比起来,黑背心恣意狂放,像夏日晴空下阵凉爽清风,毫无征兆地袭来,吹散初俏此时尴尬无措。

初俏望着他,有些怔

待赵盈盈看清脸,惊讶地瞪大眼。

是……执!?

中谁不知道执。

如果说是所有女孩少时期都会向往优等生,那执就是沉闷学生时代,让女孩们暗自心动却又不敢明说张扬少

他飙车打架,肆意妄为,看上去像是不学无术混混,但传说中人家飙是天价山地摩托车,打架就算把对方打到残废也能用钱摆平。

不缺有钱人,但那些二世祖也几乎都唯执马首是瞻。

赵盈盈当喜欢优秀

但每次路过班时,也会不由自主放慢脚步,幻想能得到注意。

而下秒,个让无法忍受认知渐渐浮现。

执难道……认识初俏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