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章

小说:温柔驯服 类别:玄幻小说 作者:松庭 字数:3480

姜家A市名的暴发户,姜夫名的泼辣蛮横,毕竟跟着丈夫起从底层打拼起来的,要真吵起架来,十个宋书超都未必能扛住。

最先抵达的姜夫事情的来龙去脉,虽然嘴上说着姜雅菁的对,但对初俏的行为也几分满的。

宋书超:“……事倒什么大事,过孩子这种倾向,要好好管教,以后会惹出大麻烦的……”

沙发上的姜夫皮笑肉笑,手腕上硕大的金镯子晃刺眼。

“您说对,我回去定好好管教。”语气转,“个巴掌拍响,叫初俏的那孩子,我看也什么善茬吧……”

宋书超虽然也罚初俏写检讨,但真论起非,初俏哪儿都挑出错。

个巴掌打响呢,让家小姑娘还姜雅菁个巴掌,你看响响。

他刚要开口委婉替初俏解释,忽然见道高挑身影跨入办公室的大门,还没看清来者容貌,先听温婉嗓音响起:

“宋老师吧,我听说我们俏俏学校受点欺负?”

和穿金戴银,但因半生操劳而显露老态的姜夫同,沈宛然进门,姜夫宋书超都无法否认,这个气质高雅的女

宋书超教书几十年,见过的学生家长多看就知道这位也好欺负的。

姜夫眼光更毒,虽然脾气暴躁,但底层摸爬滚打起来的,谁都会看下菜碟,更别提沈宛然递过来张名片,上面烫金英文懂,下面中文小字认识。

Galaxy画廊主理

就国内这个环境,私家画廊肯定个赔钱生意,因此能开画廊的都非富即贵,依这个女的年纪能成为家画廊的主理,身份背景肯定也会太低。

“沈女士吧,这事儿也都怪我们雅菁好,过都小姑娘吵架拌嘴,说欺负那就太严重……”

姜夫只会看下菜碟,嘴皮子也绝,以退为进说,姜雅菁和初俏来,直接摁着姜雅菁的头给初俏道歉,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气呵成,初俏都惊呆

姜雅菁那咬牙切齿的表情实狰狞,显这个本该很高明的道歉些拙劣。

“俏俏,你觉这样可以吗?”

姜雅菁道完歉,沈宛然忽然回头问初俏句。

的目光都落初俏身上,些紧张,想想还点点头:

“嗯,可以的,毕竟我也对的地方。”

姜夫刚要露出个慈祥的笑容,就听初俏又继续道:

“下次我滋完会记给对方准备替换衣服的,然感冒太好。”

透过这个乖巧无害的笑容,姜雅菁完全看出初俏“你要再欺负我我还还手”的决心。

沈宛然倒没想到初俏会这么回答,些怔愣。

并且,这还次见到初俏笑。

夏夜的雨势大

姜雅菁被强摁着道歉后,这件事也算翻篇,初俏回教室时已经没桌上写半的检讨便往楼下走,经过楼道的时候,似乎听见赵盈盈的声音。

“……执打的对对?他怎么能这样!要我见到他定要帮你出气……”

斯年温润的嗓音隐约传来:“我明白你担心我,但千万别去招惹他……”

初俏脚步顿。

那几秒内,初俏的心境些复杂。

尽管断说服自己,或许斯年真的喜欢赵盈盈这样的,或许未经历的这三年内,斯年明确地告诉过,当时地震废墟里时,他对说的话只时的吊桥效应,能算数。

初俏偶尔回想起那时的情景,还会觉些酸涩。

斯年次动心的

但好像,腔少女心也只能当做喂狗

“晚饭吃没吃?回去之前要要吃点什么?你爸爸那边已经买机票赶回来明天才能到。”

南楼底下,独自面对初俏的沈宛然显点小心翼翼。

从嫁到初家以来,和初俏的关系就热。平日初父,两打扰,这还次单独和初俏相处。

“吃过。”初俏接过沈宛然递来的伞,“您车停哪儿?我们先回去吧。”

少女语调轻柔,神态平和,和沈宛然印象中漠然内敛的继女同。

藏好眼中讶异,想试探着摸摸初俏的头,但最后还轻举妄动。

中庭旁边,你这里等我吧。”

望着沈宛然离开的背影,初俏心里小小地松口气。

这个继母似乎很难相处的样子。

至于装的,就完全看出来

初俏站南楼外等着的时候,家的车也刚好停楼下,从南楼走出的斯年并没注意到站柱子后的初俏。

车窗摇下,传来个中年男的声音:

“那小子呢?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……你脸怎么回事?”

斯年沉默半响,答:“自己摔的。”

初俏忍住伸头看眼,就斯年脸上那个伤,傻子都看打的。

果然,男信,反而更生气

“我看这么下去,打完你也就该打我!?你明天见告诉他,这周末必须回家,他要回来,就永远别回来!”

斯年淡淡嗯声,对男的反应并意外。

刚要上车,忽然扭头看向初俏的方向,正好撞入双好奇的双眼。

初俏被吓跳,连忙缩到柱子后藏起来,仿佛目睹什么作案现场样手忙脚乱。

斯年微微皱眉,但也没多做停留。

宾利尾灯消失夜色之中。

“……你干什么?”

初俏惊魂未定,突然耳边响起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执的声音,惊浑身抖。

“没、没干什么!什么都没听到!”

执:“……?”

双手插兜的执冷着脸站夜色中,初俏迎上他审视的目光,小心翼翼出声:

“那个……你家里来接你?”

执无情地打断:“你话真多,烦烦。”

执原本就没长副好接近的模样,沉着脸时更自带“废话少说”“挡我者死”的杀意,初俏虽然觉,但此时也很自觉地把嘴闭上。

外面雨声渐响,没带伞的执心情烦闷,就算打车也路淋到校外。

他看眼四周,没看到说要来接他的亲爹,斯年更影,意识到这两个可能丢下他直接走执的心情就更烦躁到极点。

旁的初俏抬头悄悄看着执。

……他给的感觉真的好像小时候养的小黑背哦。

“又干什么?”

正要冒雨出去的执感觉到只手轻轻跩下他的衣角,耐烦地停下脚步。

然而转身,被把红伞塞个满怀。

执怔愣。

或许知道他嫌话多,少女只指外面的雨,随后冲他笑着挥手再见,路小跑着冲入雨幕之中,上刚停南楼前的那辆车里。

驾驶座上的女好奇地瞥眼,上车的少女还特意摇下车窗,漫天雨幕之中冲他挥手,口型似乎说:

谢谢啦。

初家的车渐渐驶远。

非要跟他作对还怎样,刚刚还瓢泼大雨的天忽然好转,雨势渐收,被风吹细跟水雾样,这样的天撑伞就显很没必要

程越挂电话从南楼走出:

“……事儿办好,老蒋酒吧定位置,今天揍斯年那崽子定要庆祝庆祝……卧槽!这伞你从哪儿变出来的!?也太……”太娘炮吧!

脚把他后面的话都踢回去。

如丝细雨之下,少年手中红伞转半圈。

“要你管,老子乐意。”

*

沈宛然察觉到初俏对的态度比以前稍温和些,但从前的初俏给的印象太深,沈宛然斟酌许久,最后还多话。

路驶入山月庭,或许缓解两独处的尴尬,沈宛然进门没多久就拿厨房做到半的酸梅汤当借口,头扎进厨房里。

晚初俏步的赵盈盈没多久也推门而入。

今天执那儿受气,又觉执打斯年让些丢面子,心里堵要命,见完好无损的初俏坐沙发上看动画片,,赵盈盈就阴阳怪气地嘲讽。

“……今天学校的事都传开,我早就提醒过你要招蜂引蝶,要以前也就算,现嘛……”上次初俏泼牛奶的事,赵盈盈还没忘,“姜雅菁那种眼高于顶的,就算输也要输给大美才心甘情愿啊。”

开放式厨房里的沈宛然把这番话听清二楚,赞同地出声打断:

“盈盈!”

赵盈盈嗤笑声,反正初父家,而沈宛然明白家里的尴尬地位,又个过于温柔的脾气,很少插手们姐妹的事情,根本需要演戏给谁看。

“沈阿姨,你用费心讨好,没用的。”

从前那个自信开朗的初俏就算,但这几年的早就今非昔比,只个受欺负会吱声的受气包而已,又初父面前说好话,也知道沈宛然还身上花什么心思。

沈宛然顾虑多,愿意和赵盈盈这种小孩计较。

可初俏爱憎分明,十三岁的还没被未来的苦难磋磨,娇生惯养长大的初俏怎么可能当做没听到。

“期中考试之后,老师说要开家长会。”初俏望着沈宛然,模样乖巧,“沈阿姨,你能问问爸爸,时间来给我开家长会吗?”

平日初俏沉默寡言,对初父都淡,更别提对沈宛然

因此听初俏难主动和说话,还拜托传话,沈宛然受宠若惊,手脚都知道往哪里放。

“好好好,我待会儿就给你爸打电话……”沈宛然忙乱地接过初俏的书包,又要去厨房给端酸梅汤,“……阿姨听说你爱喝这个,刚刚出门前准备的,你尝尝看……”

那边的赵盈盈听家长会的话题,顿时从沙发上弹起来。

“这怎么可以!叔叔要去给你开家长会,以后谁给我开家长会啊?”

初俏端着酸梅汤,小口小口喝安静,头顶水晶灯映的肌肤上,如牛奶般纯白细腻,又宛如颗莹润的珍珠,白刺目。

赵盈盈最生气的就即便初俏都长残成这样,还比去年开始就偷偷擦护肤品保养的多。

眨眨眼,睫毛忽闪忽闪,望着赵盈盈没说话。

厨房里传来沈宛然的声音:“那就我去给你开,你叔叔意见的。”

赵盈盈哑然。

十三岁之前,初父的事业正处于上升期,忙根本没时间给初俏开家长会。

等赵盈盈被初家收养之后,恰好初父事业稳定,空闲时间,但这时的初俏已经和初父嫌隙,并让他给自己开家长会。

赵盈盈抓住这个机会,让初父以亲戚的身份出现学校。

大家看娱乐新闻都知道初父早年亡妻,后来才娶沈宛然,见初父每年都来给赵盈盈开家长会,又赵盈盈故意引导之下,大家多以为赵盈盈初父的第二任妻子所生的。

初父的导演事业这两年风生水起,就算赵盈盈真初父的私生女,大家也只羡慕的份,毕竟初锋妻子早亡,就算私生女,那也多半前两年新娶妻子所生的,名分上也过去。

但初父去给初俏开家长会的话,事情就

相同的姓氏,无须作假的父女关系,赵盈盈费尽心思编织谎言才换来的声望,肯定会被初俏重新夺回去。

……

这样的事情,绝能发生。

赵盈盈的五指深深嵌入掌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