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章

小说:温柔驯服 类别:玄幻小说 作者:松庭 字数:3114

晚上十点,写完最后本初三资料书的初放下笔伸了个懒腰。

将思绪从学习中抽离之后,初又想起了傅执的事。

咬着笔杆发呆。

傅执虽然脾气差了点点,表情得凶神恶煞了点点,打确实手重了那么点点……

但、但!总体来说,他也并那种爱逞凶斗狠,故意惹事的啊。

所以他肯定有自己的理由的。

过初的小脑瓜想了好半天,也没想明白什么样的原因能让傅执主动动手打,最后只能放弃,掏出手机准备查点资料,却看到了程越拉的小群里的消息。

程越:【执哥还没放出来啊?我还等着他带我打排位啊艹】

贺骁:【?执哥你心里就排位??】

程越:【你心里也就打街篮的队友?】

鸣:【……你们几个真白眼狼啊】

小群的群名叫【浩南哥和他的帅逼马仔们】,据说建群的时候由于群名过于沙雕,傅执几度拒绝进群,过最后还死皮赖脸的拉进来了。

程越:【执哥的小挂坠呢??】

程越:【我们今晚准备去找执哥献爱心,小朋友去去?】

鸣:【……】

鸣:【等执哥出来我看你们都得死】

程越和贺骁丝毫怕,热热闹闹地群里艾特初去。

问了才知道,他们准备给傅执送个爱心夜宵。

……吃饱了没事做。

翻了会儿些乱七八糟的聊天记录,见他们都没有对傅执过于担心,初才稍微放心些。

等放下手机的时候,初惊觉已经到了十二点,连忙准备上个厕所后回来睡觉。

然而刚刚推开门时,黑暗之中,初似乎见门口个像赵盈盈的身影溜了出去。

么晚,出去干什么?

的直觉告诉有问题,便轻手轻脚地跟了出去。

“……怎么办呀,我真的故意承认傅执救了我的……那天那些想带我走,我只太害怕了才……”赵盈盈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,“傅执的爸爸似乎联系我爸,要被拆穿了,那我……”

别墅外的花园角,路灯照到的阴影下,有低的两个身影立黑暗之中。

会的,你放心。”

的嗓音从容而笃定,好像切都尽他的掌握。

“我故意激了他下,他那个脾气上头,就算能拆穿,他也会再坚持。”

回想起傅执与傅承鸿的争执,波澜惊的表象下,涌动着知的恶念。

他无数次的想过,如果他站傅执个位置,他会比他做得更好。

傅承鸿的亲生儿子,阴差阳错亏欠他的十几,还有无可取代的独生子地位,些都会成为他无往利的武器。

然而,些他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,傅执却从珍惜,甚至厌恶透顶。

既然样,就能怪别觊觎了。

“你?”赵盈盈似有解,“你特意去找……”

淡淡地解释:

“我直没有告诉你,其实我爸爸也傅执的爸爸。”

句话出,无论赵盈盈还暗中偷听的初时间都反应及,愣当场。

样貌气质都截然同,居然……

“所以,用担心。”傅抬手温柔拂过的发丝,“我说过,我会保护你的,从你地震时救了我开始,我就发过誓,只要我能活下来,定会保护好你。”

赵盈盈望着傅温柔的双眸怔。

没料到傅时忽然提起个,时间心绪复杂,知道说什么,只能沉默地点点头。

而站他们身后的初完全僵住了。

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他说……

那次地震时,赵盈盈救了他……

他发誓要保护的……赵盈盈。

所有的疑惑都解开了。

手脚冰凉,真相脑海里炸开,心口像团火烈烈燃烧,却又很快变成了滚烫灰烬。

赵盈盈背后动的手脚,顶替了的身份,让傅误以为救了他……

而傅,并没有发现。

太荒唐了。

“傅执那边的事情交给我,我了解他的性格,件事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心中已经有了盘算,正打算安慰好赵盈盈看着回去时,角落里忽然响起了个令他莫名有些熟悉的声音。

“——说大话之前,或许你应该想想自己有没有个本事。”

心头跳,拧着眉转头盯着从黑暗中步步走出的初

目光坦然的少女镇定地回望他,的眼中,傅并没有再看到那种仰慕自己的女孩特有的明亮。

次认识他样,审视了他好会儿,才开口:

“傅,原来你样的啊。”

为了保护他,废墟里硬生生扛了三天,身边仅剩的点水都留给了他。

放弃逃生的可能性,几乎用命救下来的,竟然样的

望着初,听到的声音,他知道为何,总觉得有些熟悉。

他皱了皱眉,很快整理好措辞:

“初吧,我听盈盈提过,你的妹妹,管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,但事情分大小,你知道件事情传出去会对盈盈造成什么影响吗?”

疑惑地歪歪头,轻声问道:“那傅执呢?对他就没有影响?”

眸光冷淡。

“他原本就声名狼藉,打架斗殴种事,他多次少次,又有什么同?”

手脚冰凉,等反应过来时,气得几乎发抖。

“……因为大家都觉得他好,你就可以把好的事情栽赃他头上?因为他的名声重要,所以你就让他替姐姐背个锅?”

原本清甜软糯的嗓音,此时却如此的掷地有声。

看向旁脸色惨白的赵盈盈。

“你,去找傅执的家,跟他们承认,傅执为了救你才跟打架的。”

赵盈盈疯狂摇头,下意识地往傅身后缩。

“他救了你!你自己深夜还酒吧玩被盯上,你既想装个乖乖女又想追求刺激,他却为了救你差点进少管所,赵盈盈,你真的没有点良知吗?”

赵盈盈像当头打了棒,又羞愧又难堪,咬着牙怒视初,手里却抓着傅的衣袖,副需要保护的弱势者模样。

然而向脾气软好欺负的初次却咄咄逼,完全给傅说话的机会。

“你想清楚了,你现拥有的切,全都撒谎骗来的假象。”

的嗓音里还带着点哑,但语调冷静,每个字都仿佛把刀似的,狠狠扎赵盈盈的心头。

“你学校的声望,爸爸对你的关爱,还有傅——需要我帮你回忆下,你都怎么得到的吗?”

听到最后句话,仿佛盆凉水兜头浇下,赵盈盈顿时清醒过来。

听见了,知道骗傅的事了。

“盈盈?”傅见赵盈盈嘴唇发白,身形微微颤抖,担忧地握住的手腕,“说的什么意思?”

赵盈盈慌乱无措地对上初平静的双眸,瞬间明白了初的意思。

没有立刻拆穿有条件的。

“没什么……”赵盈盈反手按住傅的手背,喃喃催促道,“你回去吧,和初的问题,我自己能解决的……”

见赵盈盈态度转变迅速,有些意外。

他看向初,少女白净如瓷的面容没有多余的神色,平日总笑盈盈的模样也近乎冷淡。

刚刚说的话,究竟什么意思?

沉默半响,傅忽然开口:

“你喜欢傅执吗?”

没想过他会么问,怔了瞬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,差点气极反笑。

“就算你维护他,他也会喜欢你的。”傅看着眼前的女孩,他的语气并尖锐,但却足矣伤,“他喜欢漂亮的,清瘦的女孩,别他身上花心思,他只跟你玩玩而已。”

此刻的初,好像才终于认清了傅什么样的

眼眶通红,却并没有落泪,而顿认真地回答傅

“他样,他和你们,都样。”

*

赵盈盈其实并算手腕高明的撒谎者,学校引导那些误会初锋女儿的传言,还告诉傅自己救了的谎话,想要戳穿都难事。

过两天中就要开家长会,初锋早就想以爸爸的身份来参加了,而对傅说过的谎话——

可以作为个把柄,但初想拆穿。

就让傅么误会下去,别再来恶心,初觉得最好的情况。

“……你联系上你朋友了吗?”

第二天早,捧着牛奶小口小口喝的初样问道。

赵盈盈闻言僵,半响才回答:

……大小个公众物……要出面作证被有心利用,会影响事业……”

歪歪头,有些解:“十八线小明星也有事业的吗?”

眼神天真,故意嘲讽,但就样直白得有些残忍的天真,有的时候才更加伤

十八线小明星那也的朋友,而且家哪里十八线了,明明三线好好!

面子上挂住的赵盈盈气得想拍桌而起,然而刚要发火,就被自己憋了回去。

惹怒了初撒的谎都拆穿就完了。

“你给打个电话,我来说。”

咬了口牛角包,脸颊微微鼓起,小圆脸看上去很可爱老实。

然而电话接通,赵盈盈就觉得有点窒息。

“……向舒薇小姐对吧,我赵盈盈的妹妹,想请你为当天MOON酒吧外发生的事情做个证。”初说得理所当然,好像根本就询问样,“你看你今天或者明天有空吗?”

向舒薇也被初理直气壮的要求说得愣,半天才回过神。

“我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,我没去过,我要去工作了。”

又咬了口牛角包,望着坐对面忐忑安的赵盈盈,对向舒薇道:

“小姐姐你工作好像很忙的样子,那我跟我爸爸说声,让你么忙,就能抽空来澄清下了?”

向舒薇愣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微微笑,脸颊梨涡又甜又软,却看得赵盈盈心里发凉。

“我的意思,我姐姐可能没告诉你,初锋的亲生女儿,我才。”

嗓音清甜稚气,说出的话却并会让轻视半分。

“你要忙得没办法抽出时间,我可以麻烦我爸爸去打个招呼,让你闲下来,好好思考下该怎么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