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章

小说:温柔驯服 类别:玄幻小说 作者:松庭 字数:2934

夏日清风拂面而来,吹散了滞留在空气中几分燥热。

俏忽然些怔愣。

她从穿越至今,人笑她胖,人讥讽她丑,哪怕是程越样没恶意,也说让她试着减减肥。

人说过,她就样没什么不好

人不爱漂亮,俏每天照镜子时也会恍惚想起自己过去模样,每次,就会对三年后自己更加理解分。

容貌落差,成绩下跌,周围人态度骤然改变。

环境下,陷入无止境自我否定简直再正常不过。

俏也偶尔会想,要是自己再也变不回以前样子怎么办?是不是自己辈子就样了?

然而少年却用样漫不经心口吻告诉她:

什么不好。

被全世界否定自己,好像在眼中和其人没任何不同。

“呦呦呦——”程越在旁起哄,“没出来啊哥,我以为你是钢铁直男,结果你撩起妹来深藏不漏啊。”

冷眼睨:“你找死?”

当然不是在撩妹。

只不过刚好,人生信条里除了“挡我者死”之外,朴实无华准则。

“关你屁事”和“关我屁事”。

程越没皮没脸地起哄:

“你人家小姑娘眼神,啧,哥你难得铁树开花,可不能刚开花就当渣男——哎呦疼疼疼错错错!!”

从窗外反手就勾过程越脖子,跟摁小鸡样圈着脖子把脑袋摁在窗框上,任凭叽叽喳喳地叫,也没松手意思。

望着俏,句道:

“不许乱跑,不许惹事,不许跟姜雅菁那帮人单独待在起。”

胳膊夹着奋力挣扎程越,傅却表情冷淡,眼中倒映着少女怔愣脸。

“不要给我添麻烦,懂?”

换做普通人,就算不质问“关你屁事”,也得问句“出了事怎么叫给你添麻烦您是我妈吗”。

然而俏她不。

刚听了傅那句话她,十分感动地在心里给傅发了张好人卡。

大多青春期少年都嘴上没把门狗见狗嫌年纪,傅不仅不嫌弃她胖,觉得她样就好,是什么善解人意温柔体贴小天使啊!

傅·莫名被盖小天使戳·俏越发友善目光,心中升起莫名怪异感。

人惧怕

人厌恶

人仰慕

可从来没人,用样……仿佛在什么好人样,感激地

像是为了驱散种不自然感,眉头皱得更紧,语气不善道:

“听懂了就吱声,哑巴了?”

俏也不生气,摇摇头,好脾气地答:

“没哑巴,我只是觉得你人真好。”

奋力挣扎程越忽然僵,欲哭无泪。

“小妹妹你清醒点啊!你睁开眼睛是什么大魔王!人真好,你什么软趴趴好脾气啊!当心你被卖了数钱!”

程越,认真地想了想说:

“如果你不欺负话,那就更好了。”

像是觉得话很好笑,于是真弯了弯唇角,仰头与窗内俏拉近了些距离。

充满侵略性眉眼比平日更加清晰,荷尔蒙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,即便是笑起来,笑容里也带着并不明朗邪气。

“我不欺负,欺负你怎么样?”

烟嗓低沉,仿佛就响在耳畔。

俏眨眨眼,颇些苦恼地思考了下才答:

“……就没选项吗?”

“……”

程越:“你人家小姑娘多可爱!多单纯!哥你都下得去手??”

凝视她许久。

她分明天真单纯得近乎傻气,可偶尔又傻得格外与众不同,令人完全猜不透。

“……病。”

敛去笑意,松开了程越。

转身刚走了几步,又忽然停住。

俏疑惑地望着

“伞在抽屉里,自己拿。”

俏低头眼,桌洞里静静躺着昨天俏给那把红伞。

红伞折得妥帖,比俏给那时要整齐。

*

临放学前,班主任温望潮又强调了遍家长会事情。

四周议论纷纷。

“……哎我爸妈忙得跟总理样,哪儿空来啊……”

“……不过开家长会话,三班赵盈盈是不是又是锋导演来给她开啊?”

在高级里,赵盈盈名字没人不知道。

话题被提起之后,众人顿时凑在起低声八卦起来。

“真吗真吗?上学期我都错过了!前两天我溜去电影院电影呢……”

“话说赵盈盈真是女儿啊?”

“那假,我听我在三班朋友说,锋开家长会时候,就是我女儿我女儿……”

“真好啊导演爸爸,我听说上次拍戏时候,赵盈盈带着她那帮小姐妹去探了裴寒小哥哥班!”

“卧槽么牛逼吗??裴寒现在巨火啊!”

沉闷高中生活里,任何与学习无关事情都会成为吸引人话题,更别说样和光鲜亮丽娱乐圈联系在八卦。

人唏嘘:“赵盈盈命真好,又导演爹,长得又挺漂亮跟傅斯年是对,完全小说女主角配置吧?”

俩公开了?”

“嗨,虽然不少女围着傅斯年打转,但正宫肯定是赵盈盈啊,门当户对懂不懂?”

叶飒翻了白眼:

“长得好也没脑子,她们那伙人成天只知道琢磨怎么化妆不被老师发现,你们是都忘了她那成绩了?”

赵盈盈成绩不好也倒是公认,她没去国际班,成绩在普通班也是倒数水平,不过她本人似乎也从没把心思放在学习上过。

毕竟大家都知道,依照赵盈盈家世,就算成绩不好,她也可以回家继承她家矿。

“对了俏俏,次谁来给你开家长会啊?”叶飒问得点小心,“领导来讲话,要是你座位又空着……小温也不好跟领导交代。”

刚听完八卦些晃神愣。

原来她上学期家长会,真人来给她开。

俏抿着唇,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,叶飒见她神色落寞,刚想出声安慰,却瞥见人站在了桌前。

“给你。”开口是傅同桌,递来快递件,“说地址发短信给你了,让你给送去。”

点茫然接过,快递里放像是文件,收件人写了傅名字。

她低头打开静音手机,发现人给她发了地址。

“……酒吧??”叶飒凑上来眼,惊呼出声,“俏俏你别去,么晚了不安全。”

俏也觉得不是很安全,她考虑了会儿,忽然瞥见快递寄件地点。

是A市家医院。

“……我是打车去吧。”俏做了决定,开始收拾书包,“没关系,那地方离派出所不远,很安全,而且我也不进去,送到门口就好。”

如果是其东西就算了,从医院送过来东西,俏担心万是很重要报告怎么办。

并且傅都开口让她帮忙了,她也不好拒绝。

短信地址上给MOON酒吧确不是什么偏僻地方,在市中心大型商场附近,俏到时候九点半,酒吧差不多刚刚开张,人不太多。

俏原本是想打电话让傅自己来拿,可按照短信号码打过去,却并没人接。

背着书包俏考虑了会儿,最后是跨入了MOON酒吧。

没想到刚进去,就被人拦住了。

“小朋友,不是你来地方哦。”

门口叼着烟正打扫卫生男人着她,杵着扫把,气势像是店里老板或员工之类

明明是室内,戴着墨镜,不清神色。

“……不是……我不是来玩。”些紧张,连忙把快递给,“是叫傅人让我给送东西,你认识吗?你要是认识帮我转交下也可以。”

听到傅名字,扫地墨镜男似乎愣了愣,抬起墨镜重新打量了俏。

“你跟……?”

“我是同学。”俏腼腆地笑了笑,“你认识啊?”

墨镜男把墨镜往上推,露出挺俊朗脸,点点头:

“挺熟你要不自己给吧。”

放下扫把往里面走,俏连忙跟上,隐约听见男人嘟囔:

“……傅小子不是上高了吗,是长得着急姑娘显小啊……不过什么时候能跟么乖小姑娘当朋友了?”

酒吧内灯光晃眼,舞池人声鼎沸,音浪冲天。

墨镜男进去之后环视圈,冲某方向招招手:

“小人找!”

角落卡座里刚好被几女孩搭讪,身材姣好年轻女孩打扮靓丽,很是大方地上去请傅喝酒,顺带眼神暧昧地递上自己微信。

尚未开口,听人叫,抬头,目光定住了。

俏完全没从骤然定住眼神中发现什么不对劲,仿佛找到主心骨样,开心地冲傅挥手打招呼。

身旁少年们见状纷纷活泛起来,兴奋道:

“哪儿呢哪儿呢!哥新跟班在哪儿呢!?”

“卧槽真是女孩啊!哥太不要脸了!”

点憨憨挺可爱哈哈哈……”

脚踩桌沿脸色阴沉,仿佛暴风雨前夕,从那边傻呵呵招手少女身上挪开视线,冷冰冰眼神扫过搭讪女孩明艳笑容。

对上样令人不寒而栗眼神,女孩笑容瞬间僵硬。

“老子未成年,喝屁酒。”

周围人:昨天晚上饭桌上人喝翻我们七八不是你???

瞎瘠薄敷衍了搭讪女之后,傅杀人视线又锁定在了周围些狐朋狗友身上。

微微侧头,唇角扬了扬,但那表情里丁点笑意都没,更像是气极反笑,下秒就能把们几头拧下来那种。

着对面笑容灿烂少女,傅不辨喜怒地嗓音在喧闹音浪中清晰冷淡地响了起来:

“给你们五秒钟,解释下,谁妈让她来?”

狐朋狗友们: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