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章

小说:温柔驯服 类别:玄幻小说 作者:松庭 字数:2682

上午最后节课,离下课时间只剩下十分钟,班内人心浮动。

少人表面上右手还拿着笔,其实左手在桌洞里已经紧紧握住自己餐具,等着下课铃声向,随时准备杀入食堂。

当然,在班这样清北班内,更多俏这样全神贯注听课学生。

“……前面这些题都送分题,……”

长四只耳朵俏听老师这话呆若木鸡,茫然地看着老师直接跳过大部分选择题,直接开始讲最后两个。

送分题?

送什么分?送谁分

个都会啊!!

昔日年级第俏万万没想到,自己有天还会有跟上老师进度天。

好在现在似乎早褪去年级第光环,成绩已经泯然众人。

——但现在泯然众人,想要从水平赶上高水平,那也容易啊!

叶飒见垂头丧气,以为饿,压低声音安慰

“再撑五分钟,待会儿带你去抢糖醋排骨。”

被数学折磨十分虚弱俏摇摇头,别说份糖醋排骨,十份都没法抵消现在内心绝望。

清北班老师们最大优点拖堂,下课铃响,老师比学生跑都快,班长还在喊“统计新校服尺寸班干部留下”,已经跑出去少人

俏懵懵懂懂跟着叶飒跑两步忽然停下。

“我忘拿筷子。”俏冲摆摆手,“你先去吧,待会儿我去找你。”

“那好,三楼老地方,你快点啊!”

俏小跑着往回赶,跑起来时候才感觉到百六十斤身体笨拙。

抗抑郁症药已经停原本易胖体质,只要稍微控制饮食,到下个学期应该能瘦回原本模样。

然而俏刚准备进教室时候,忽然听到教室里留下来整理校服尺寸几个男生正在闲聊。

头顶风扇吱嘎吱嘎转慢慢悠悠,声音忽远忽近地传来:

“……卧槽俏这校服尺寸也太恐怖吧!”

“这尺寸穿什么女款,穿男款都够呛!”

“……这个体重,真知道中部那些人怎么想,说校花,我靠这笑话我能笑三年……”

“……中部人真没见识,说别,我们班林蕊吊打吧……”

“……俏这分量,能有两个林蕊重吧?”

嬉笑声响亮而清晰。

这样直白尖锐议论声仿佛当头棒,将还没有真正正视到自己容貌巨变棍子敲醒

走廊上光洁瓷砖映出身形轮廓。

从前那个

脸和耳朵瞬间火烧般滚烫,窘迫和尴尬让找个地缝钻进去,将身肉藏严严实实,谁都要看见。

此时才意识到,原来胖件如此十恶赦、甚至需要受到外人指责事情。

瞬间,忽然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两年时间,性格发生如此大转变

俏无意识后退,想要躲开这个令窘迫地方。

然而退两步,却忽然撞上个宽厚结实胸膛。

俏怔愣地抬头望去,目光所及处个熟悉侧影。

薄唇紧抿,聚拢眉头藏着散狠戾。

力道重地推开俏,大步跨进教室。

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,然而还有个背对门口男生没注意到异样,嬉笑着道:

“……其实俏胖成这样,看起来也算丑,瘦下来说定还真……”

砰——

声巨响在教室里炸开。

几个男生桌子被人脚踹翻。

刚刚还在背后高谈阔论男生回头看清谁后,脸上血色瞬间褪尽。

条长腿横在被踢翻桌椅上,显眼很。

“吵死。”

教室空荡寂静,刚刚笑最大声男生被少年攥着衣领提起来,目光所至那截小臂肌肉线条坚实,力量感和野性遮掩住,却又并过于夸张。

少年浓黑眉眼里,似有烈焰寂静燃烧,眼望人心惊。

“……傅、傅……”男生吓话都说利索。

谁都知道,中谁都可以惹,但傅执能惹

傅执来个学期,把附近高校刺头锤服服气气,什么差点把人打残废,开山地摩托车把人撞飞,甚至捅别人刀后家里花大价钱摆平等等传说,更在各个学校内广为流传。

听闻要和傅执个班时,班里大部分都人心惶惶,有关系在开学前匆忙找人换班。

好在比起传闻,永远坐在班里最后少年平时并没有什么暴力倾向。

尽管如此,大家也种敬畏心情,小心翼翼地和保持距离。

但这们头次,头次亲眼看到傅执发怒。

按前两次经验,原本帮俏解围之后胸口抽痛会平息,结果这次尽管没有最那么难以忍受,却还容忽视刺痛在胸口蔓延。

啧。

都怪这几个嘴碎

“你们几个。”

傅执平时看上去够生人勿近,此刻凶神恶煞地拎着人,身上戾气分毫收,压迫感几乎让人腿软。

“会说人话吗?”嗓音又低又沉,危险而冰冷,“会说如我送你们再重新投个胎?”

几个背后嚼舌根男生怕要死,脑子里全傅执那些传闻,生怕被傅执揍缺胳膊少腿,下半辈子都要当个残废。

想到这里,面子也没什么要紧,连声跟傅执道歉。

——虽然们也知道自己错哪里

傅执对们伏小做低样子感兴趣,胸口余痛仍在,心烦意燥地扭头看向门口发呆俏:

“……看什么?要过来揍两拳吗?”

傅执发誓,反话。

刚刚站在俏身后听到那些人说坏话时,强烈心痛感令傅执下意识地出去,直到现在,那种锥心刺骨疼痛感都没有完全褪去。

傅执怀疑再这么多疼几次,可能会疼死。

所以干脆想试试让俏自己揍们几拳,说出气,自己也用遭罪

然而这话落在俏耳朵里,再配上傅执阴沉脸色,怎么看都在这里碍事。

。”俏疯狂摇着小脑袋瓜,真诚道,“打扰你们,你们忙!”

俏慌择路,转头往外冲,还因为过于慌张而磕到门框,痛哎呦叫声。

看着俏匆忙离去,连声道歉几个男生又否定心中猜测。

本来以为傅执俏出气,结果只单纯看顺眼而已。

大佬发起火来果然讲道理!

讲道理大佬本人:

…………艹,跑个屁啊,别让老子抓到。

*

“……蕊蕊你别难过……”

自习课结束,憋下午林蕊终于忍住心中委屈,拉着小姐妹去学校外家奶茶店诉苦。

店里二楼人多,林蕊挑个偏僻位置,把自己表白失败事跟闺蜜舒月全说

舒月看林蕊哭难过,自己也心疼,便骂傅执出气:

“傅执傲什么啊,以前再厉害,现在也自甘堕落吗?蕊蕊难过啊……”

这么说,但舒月其实心里也明白傅执有多受欢迎。

比起规矩稍显古板无趣傅斯年,像傅执这样特立独行少年确别具人格魅力,那样样貌和家世,哪怕嘴上说,女孩也会忍住在路过时心漏跳几拍。

“……我知道可能会被拒绝,但……但也太过分吧……”林蕊哭红眼,看上去格外委屈,“看上我上,还问我别女生什么意思?”

舒月讶异:“问谁?”

说起这个,林蕊甘心

俏!问我哪个班!你敢相信吗?”

知道名字?

当时开学时候,男生打听到中部校花俏会直升中高中部,虽然大部分人都没见过俏本人,也没看过照片,但都知道美貌被传有多神乎其神。

然而开学,顶着校花名号来到百六十斤胖子。

这巨大落差令俏顿时成学校背地里个笑话。

从此在中,校花个褒义词,而独属于个阴阳怪气外号。

这样俏,却被中所有女生仰望傅执所提起,林蕊怎么可能甘心?

正当林蕊还想继续哭诉傅执凶神恶煞近人情之时,知什么时候坐在林蕊们旁边桌客人起身,领头女孩走到林蕊桌前,轻敲两声。

“打扰下,刚刚我听到有人说傅执问起个女生名字,叫什么来着?”

虽然说着打扰,但带着两三个女孩站在们桌前少女面无表情,居高临下意味加掩饰。

林蕊认出来,这学校中,赵盈盈们那个小团体里出大姐大,姜雅菁。

更重要,姜雅菁正在追傅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