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章

小说:温柔驯服 类别:玄幻小说 作者:松庭 字数:3062

宋主任吩咐的检讨第二天早上要交,初那几百字早写完了,那三千字要费点功夫。

好在初熬了个夜,紧赶慢赶地,终于写好。

到了学校,见叶飒比以往来得都早,见了她立马抓住问:

“你跟姜雅菁对上了?”

点点头,刚想说她昨天吃亏,见叶飒一个巴掌拍在她背上:

“牛逼啊小妹妹,现在都传开了,听说你昨晚一对五,把姜雅菁一帮折腾得够呛啊!”

想到这事还能传开,连忙摆手想要解释。

想到叶飒语调一转,又担忧地摸摸初的小脑袋瓜道:

过这都知道姜雅菁在你那儿吃亏了,按她那作风,肯定要想办法找回场子的。”

这一点初考虑过了,她坚定道:

“放心吧!除了教室和食堂之外,在学校我哪里都去!”

只要落单,姜雅菁算三头六臂,肯定拿她办法的!

哪里知道,女孩之间的欺凌方式并止揍这一种方式,她要对初下手,办法可多了去了。

“……行吧,对了,我好像听说昨天可说掺和进去了?”虽然觉得初未必知道,但叶飒还是好奇,“斯年了?这带劲?”

“什时候?我知道。”

茫然地摇摇头,她是看到了斯年脸上有伤,但怎可能知道被谁打的。

“算了,你这小憨瓜知道什……”叶飒捏了捏初软乎乎的下巴,“你只要知道今天小温参加完教研活动回来了行,老天有眼,我们终于用再被老王摧残了……”

温望潮是一班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,初刚来的这几天,恰逢温望潮去省里参加教研活动,因此一直都有碰面。

心思却飘远了,她从书包里翻出两份检讨,三千字那份写得满满当当,却并有署名。

——都见了好几次,初才发现自己居然都还问过名字。

由于知道名字法送去班里,宋主任说今天放学之前要交给她,可这份初手写的还要自己转抄一遍才行,初有点发愁。

问名字这重要的事情,怎忘了呢?

早自习铃声响起,阔别数天的班主任温望潮一如既往地在教室门口抓迟到的学生。

地焉的背了一个早自习的单词,临近下课的时候,温望潮抓到了最后一个迟到的倒霉蛋。

倒霉蛋似乎还睡醒,平日锐利冷冽的眼眸半垂着,模样散漫困倦,下弯的唇角带着点生勿进的距离感。

经意抬头望了一眼,这一眼却瞬间定住,缓缓睁大。

温望潮无奈叹息:“王老师虽然说,但我知道我走这几天,你可连课都来上啊。”

“老王讲课太激动了,打扰我睡觉。”

温望潮:“……”

纵观整个一中,敢这跟老师讲话的,是一个了。

好在温望潮年轻脾气好,计较,一中老师当中,是唯一一个还能管住点的老师。

管怎样,课还是要上的,课都上像什学生样。”

温望潮说了两句,念太久,反而是门口第一排的学生听了心里想,这样的,算天天坐在这清北班的教室里,个学生样啊。

过这话温望潮敢说,其连多看一眼都敢。

比初和姜雅菁起冲突传得更广的,是昨晚打了斯年的事情,这毫无交集的两突然拳脚相向,并且挨打的还是一中老师捧在手心里的斯年。

斯年都敢打,打完还能全须全尾、大摇大摆地来上学,还有什敢做的?

想到这里,所有连忙低头各自做各自的事情,齐齐在心中哀叹大魔王又回来了。

在这样的寂静之中,的目光落在了一脸惊讶的初脸上。

目光定住,朝她一步步走去。

教室里其似乎察觉到气氛微妙,瞧瞧地打量想做什

然后看到的脚步有停在自己的位置上,而是微微一转,站在了初的桌前。

所有屏住了呼吸。

指节轻敲少女的桌面。

“写完啊?”

一室死寂。

机械地从桌洞里抽出那份检讨,大脑还停留在“会出现在这里”的疑惑上。

旁若无地拿起检讨,看有署名,拿起初的笔签上自己龙飞凤舞的大名。

“帮我交给老宋,我今晚有事。”

说完,便坐在了在与初隔着一个过道的位置上,从空荡荡的书包里随手摸出一台游戏机旁若无地玩了起来。

同桌的书呆子习以为常,连眼皮子都抬一下。

僵硬地低头,看向检讨书上的署名。

虽然好辨认,但仔细看依然能看出,写的两个字是——

传说中的一中大魔王。

宛如伏地魔一般,令敢直呼大名的存在。

所有的事情,都能解释得通了。

叶飒:“…………”

:“……别说了,我害怕的。”

实在是叶飒给她立了个过于妖魔化的设,在她心目中的说法力高强会蛇语,那该是寸头花臂大金链,外加凶神恶煞恶相……

啊,后面半句还是很符合的。

过总体来说,初还是很难把旁边安静打游戏的少年,和传闻中那个无恶作的校霸联系在一起。

第一节课上课前的间隙,教室里静悄悄的,许多都在补觉。

动声色地瞥了几眼。

清晨日光渐渐明朗,踩着桌洞边缘微微后仰的少年侧脸漠然,乍一看像是在很专注地在玩游戏,可仔细一看,眼里又像是什有,什都无法打动

以初浅薄的生经历,她完全看出这眼神里的苦大仇深,她是觉得——

睫毛好长哦。

发质好像挺好。

……一定跟她家小黑背一样好摸!

*

课间操时间,一如既往地干脆翘掉,待在教室里补觉。

是趁着唯一远离的间隙,叶飒还有一众八卦士才从初口中了解了代写检讨这件事。

原本听说昨晚姜雅菁找初麻烦,和的事情时同时发生的,八卦群众还脑补了一出绯闻大戏,初一解释,那真是彻头彻尾的无妄之灾。

同时算是意料之中,依初的外形,确实很难和姜雅菁这样的物扯上关系。

“还好只是个检讨。”叶飒听完宽慰初,“了的,你看同桌,还帮包办各科作业呢。”

解:“为什要帮写作业啊?”

叶飒想想,脱口而出:“肯定是可说威胁的呗,这还用问?”

可初觉得,同桌虽然沉默寡言,但好像是那的样子,或许有什知道的原因呢?

过看叶飒一副“欺压才有鬼”的样子,初有辩解什

——然后下午自习课,她拎走了。

哥说以后你自习课来这里上,比教室安静,又像自习室还得抢着占位。”

程越领着初进了教学楼南边的钟楼内。

和旧篮球场一样,这个旧钟楼都是一中待修整的老设施,离们高一的教学楼很近,但因为的缘故少有来。

们收拾出来的这个房间原本是个器械室,现在偶尔放一些常用的器械,初知道们是怎和学校里说的,居然能把这里真的收拾成一间自习室,桌椅板凳还有饮水机都缺。

比自习室差吧?”程越咧嘴一笑,两颗虎牙显出几分少年气的可爱,洋洋得意道,“都是我置办的!”

明亮宽敞的钟楼是仿民国时期的风格,窗户往外推开能看到整个篮球场,风景竟然还错。

回头跟程越道:“有点像个秘密基地诶。”

“嘿嘿嘿。”

远处那帮平日跟们厮混的二世祖们隔得远远的,要杵在这儿,们恨得把头挂房梁上近距离八卦。

程越看向站在窗外树荫下的

“那边搞金屋藏娇的帅哥,小姑娘解释一下吗?”

双手环臂倚着树干,下意识地皱着眉。

“藏你妈,把嘴闭上。”

慢半拍才回过神来,出声问:“为什要我来这里上自习啊?”

扫她一眼:

“姜雅菁会放过你的,除了上课吃饭放学,老实在这里待着行,哪儿那多废话。”

原本对姜雅菁有半点好感,更愿意为了初而跟她再有什牵扯。

与其跟姜雅菁纠缠,如直接把初拴在身边,时时刻刻看着,别说姜雅菁了,谁都别想动她一根寒毛。

弄清为什会因为这小姑娘心痛之前,这是保狗命最快的办法。

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。

一旁程越好奇两关系,冲挤眉弄眼:“哟,哥什时候这有正义感了?姜雅菁找家麻烦,跟你有什关系啊?”

小石头迎面砸来,程越闪身避开,还贱兮兮地笑了几声。

想到了她帮写的检讨书,面上了然地拍拍程越的肩:

“应该是因为我帮写检讨的原因吧,你要想太多了。”

……别想太多的是你吧!

程越很想让初清醒一点,哪里是会因为你帮写了个检讨知恩图报的

过这下程越心中最后一点暧昧猜疑消失了,说外形,看这小姑娘傻乎乎的模样,像是喜欢的类型。

虽然清楚喜欢什样的。

“提一个冒昧的意见,你……要要试着减减肥?”程越打量了初一圈,认真点评,“你这骨架,瘦下来肯定好看。”

程越家里女孩多,打小是妇女之友,眼光很毒辣。

虽然胖了点,可她头骨小,四肢比例好,只要稍微瘦那……五六十斤吧,别的说,至少是个小美

回答,嗤笑一声,初以为是在笑她胖,脸蹭地一下红了起来。

她学习担子太重,要是节食肯定会影响学习效率,所以尽管初的体重确确实实在逐步下降,但有这看到成效。

然而下一秒,淡淡的声音从窗外飘来——

“关你屁事,她这样有什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