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章 月下娇人 腰间寒刃

小说:走冥人 类别:灵异小说 作者:夏侯霸先 字数:3093

“开火!开火!”带头黑衣壮汉在通讯频道焦急怒吼!

“砰砰!砰砰!” 众黑衣手的银色手枪纷纷吐出火舌,子弹齐齐射向破冰而出的黑影!

“铛!铛!铛” 毛僵脑袋上,躯上顿时被打得火星四溅。

“没用!没用!他妈的!寻常火器根本对他没用!这样只会惹毛它!快闪开!被抓到就死!”胖道士气急败坏的嚷道。

胖道士说的点也没错,乘毛僵血肉强度已成化境,寻常子弹打上去和打在块钢板上没什么区别,充其量多几个凹坑,没用点实质的杀伤!“入,水火侵”这评论可盖的!

被胖道士言乘毛僵果然被那些如小虫叮咬的子弹所激,仰天嘶吼声,浑黑气盛,扑向离自己距离最近的两名黑衣壮汉。

那恐怖地黑金爪子爪扫来,黑衣壮汉来及躲闪,就要当场毙命之时,面前瞬间立起冰墙,瘦道来救命了!

但冰墙无法阻挡那爪,“轰”的声,冰墙直接被拍碎,那两名黑衣壮汉挟裹无数冰渣被爪重重地拍在墙上,强的冲击力将此面墙壁生生轰塌,两名壮汉被碎石瓦砾埋在底下,生死知。满天灰尘间出现了隔壁病房的场景。但。。。那间本有重症病患的病房现在只有两张张空空如也的病床。。。

噗,瘦道喉间甜,唇间渗出红色,表情痛苦地捂胸弯腰。刚刚情势危急,瘦道没有时间施法,直接用自己神念化为冰墙保护众,但击而破后,便神魂受损的反噬。

“各自散开,要扎堆!持续射击!持续射击!二组原地待命,要上来!请求总部增援!请求总部增援!”焦急的嘶吼在通讯频道回荡。

“砰砰!砰砰!”众黑衣壮汉手各自有秩序地散开,手断闪烁火光,持续那徒然的射击,现在要做的就分散毛僵注意,拖延时间等待破解之道。

上依然火光四溅的毛僵,再次向名黑衣壮汉扑来,咆哮的枪声阻止了那凶兽的来袭,壮汉都来及反应就被毛僵爪洞穿。

那黑金爪子慢慢从壮汉胸前抽回带出串串血浆,颗任在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被捏在尸爪。毛僵眼红光闪,口将那鲜心脏吞入口,嘎吉嘎吉,咀嚼得津津有味。

“黑子!!!我草你妈!”

“妈的!跟它拼了!”

通讯频道的怒吼,更为猛烈地火光在毛僵上迸溅!

毛僵吞下心脏,似这味道让他陶醉,又或者生机让其补,浑那黑金幽光似乎得到了滋润,变得更为妖异透亮,原本僵硬的关节也顺滑许多!它转头望,那眼星红燃烧了起来,赤裸裸透露贪婪和渴望!

“糟了,那僵尸本来懵懵懂懂,灵智开,尚且如此难缠。现在见了血,关节被滋润打通,其凶戾定会倍增!旦吃多了生血肉,那僵尸便会开启灵智,那就妙了!切勿再被它吃到血肉了,你们快快撤离,自保优先!我掩护你们!妈的!真他妈倒霉!”胖道士见状声道。

“我们会撤退,兄弟血能白流,必然死战到底!”通讯频道传来铿锵有力的声音

“想撤也没法撤,结界撤,谁都出去的。况且这乘毛僵已然见血,尝到了鲜血肉,之后对切生灵必然都屠戮啃噬,旦出去间便场浩劫,所以啊,呵呵!就算我们都死在这里也万万能让这妖孽出去!”瘦道说完便结束了短暂运气打坐,艰难直起开始掐诀。

“妈的,想到你这瘦猴关键时候倒刚烈!好!老子也能当那怂货!降妖除魔为正道!拼了!”胖道士声,扔出上所有准备的火符后,双手结印,调转真气与胸。

乘毛僵尝到了血肉的鲜美,已经迫及待,贪婪饥渴地扑向另名黑衣猛男。

六七个熊熊燃烧的火球由分说重重砸来。尸被砸的踉跄后退,意料之,燃烧的火焰并没有引到泛黑金幽光的躯上,但层层的玄冰却冻结缠绕住了尸踉跄急于调整的双腿。

股三色火焰再次从胖道士口喷出,齐齐烧向那被缠住脚步的乘僵尸。

乘僵尸上熊熊燃起三昧真火,尸暴怒癫狂,双爪乱抓,嘶吼咆哮,想必这神火让其十分痛苦!如入无之境的乘毛僵终于被拖住了脚步。

但承受痛苦代表走向毁灭,往往痛苦之后更为猛烈地怒火和报复。尸眼红光凶戾,双腿震碎玄冰,痛苦煎熬,迎胖道吐出的三色火焰,迈缓慢又艰难地步子,步靠近。。。

要愣贻误战机!队全员换玄雷弹!”声清脆悦耳,却又无比坚毅冷静的女声从窗边传来

只见名表情冷峻,双眸子撒发出逼的目光,冷艳又孤傲的年青女子赫然站在病房的窗口。

女子材高挑,穿套黑亮的紧皮衣,脚下双黑亮的高跟皮靴,令她原本就修长的材显得更为凸出。

瓜子脸,鼻梁笔直,樱桃小嘴,乌黑笔直的沙宣短发配上英气的剑眉显得她英姿飒爽,腰间挂把古朴刃,巾帼巍峨,气势逼

如此衣,再加上她傲的曲线,配上背后那轮银月,简直完美无瑕!

腰佩冰霜刃,月下美娇

!程队!”黑衣众听到女子命令后,迅速将手枪的弹夹取出,弹出原本子弹,从腰间抽出个古色古香的扁平木盒,打开后只见三颗银色子弹整齐排列在木盒内,子弹周都密密麻麻刻红色的符文,上面还有张黄色符纸贴在子弹之上。扯去符纸将子弹颗颗装进弹夹,完毕上膛,切都在数秒内完成,当真个个都训练有素的精英猛男。

“冰道,除了承重墙,将此层其余墙壁全部凿穿,扩战斗动空间!”

“以整层为动范围,以火道为乾位,两组带伤员,占坎、艮、震、巽、离、坤、兑位,副队组带至坤位!速!散!”

“火道,请你再坚持分钟,我安置这年轻病后速归来援!”

道道容置疑的命令从那女子口道出,严峻冷酷带来丝心安。

收到命令众迅速行动,瘦道没了“殃及鱼池”的顾忌,惜耗损,催动浑真气,形成根根巨冰棱将墙壁凿出巨窟窿,或者形成玄冰手将墙壁砸塌。这层病房顿时招受灭顶之灾,顿时烟尘四起,处处残破堪,幸好被击破的墙壁后面都没有病员或家属,避免了员意外伤亡这种无妄之灾。

黑衣猛男们也各自抱住倒地的伤员,顺残壁断瓦,裂缝缺口飞速达到各自位置,半蹲举枪,静静等步指示。

队伍最显眼要数那女子了,那女子单肩扛年轻病,直线冲向所谓的坤位,单凡有墙阻隔有障碍挡道,统统火焰轰开,绚烂火焰道倩影闪而至又闪而逝!

而最惨的估计就那胖道士了,当听到女子“再坚持分钟”的命令顿时脸就绿,等反驳,女子已经扛小鲜肉见了!无奈只能继续催动已经所剩无几的真气,继续那三昧真火的压制。

分钟通常来说十分短暂的,但这要有参照对比,按实际处境而论。打个最简单的比方,厕所号,在“包厢”里的和“包厢”外的,那分钟完全样的,里面那就白马过隙,闪而逝,短暂的时光!而外面的那就要命的漫长,每秒都如隔三秋的煎熬。

现在,对于胖道士来说,分钟,那真要了亲命了!胖道士这回真的要把胆汁给吐出来了,脸绿的都发青,汗水如浆湿透衣衫,但三昧真火没有丝断歇,尸也被灼烧压制。胖子舍命死抗,耗尽灵力,榨干神魂,就要拖住这分钟! 受之托,忠之事,胖子的道心就这样!

“下面交给我!两位真速去坤位!”道女声传入胖道士耳,现在这声音真如天籁般。

胖道士屁股坐在地上,除了口喘粗气,连抬下眼皮看下战况的力气都没有,连续断的三昧真火几乎榨干每丝肌肉纤维每个分子细胞里的灵力,油腻肥圆的体都似乎瘦了圈。

还有些许气力的瘦道掠到胖道面前,扒开他的嘴塞入颗玲珑剔透,灵气环绕的褐色药丸,同时自己也服下颗,搀扶自己的师弟快步离开。

边,程姓女子冲至尸面前,趁尸依然在三昧真火灼烧,痛苦滞碍之时,鞘撞在尸小腹,尸随重击的冲力稍稍弯,女子便随前冲惯性脚蹬在尸右膝,关节受创,尸顿时右腿曲,矮。

女子接蹬已高高反跃起,腰间寒光闪,宝出鞘,扭腰转凌空狠狠劈下!

女子那把古,看上去像鞘古典的东瀛武士,其实然,那种东瀛武士的“爹爹”,把正宗的唐,也称唐横

名流至今的东瀛武士最早就仿制唐横的百炼锻打法,包钢法,淬火,浸泡,涂抹特殊物质等工艺打造而出。同的,日本武士的横切面三角形,开刃弧度小,轻,较为细长,虽锋利,但砍盔甲时容易卷刃,适合暗杀。

而唐开刃弧度,横切面五角形,韧性好,强度佳,最为出彩的就破甲能力,那堂堂沙场利器。

女子那把古,远远就能感知此的冰冷杀意,当出鞘,那上呈现地幽幽蓝光,更冰霜刺骨,夺心魄!定经百炼,过千锤,浸万血的绝世杀器!

那宝雷霆之势而下,蓝色刃切开气流形成气浪狠狠劈在了尸右颈之上!火花四溅,尸随震,刚刚关节受击的膝盖软,生生被劈得跪了下去,砸得水泥地板都沉下去几分!

然而,单膝跪在地上的乘毛僵仰头向高高在上的女子狂啸嘶吼,那眼眶的红色也更为凶戾和疯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