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 流水无情

小说:穿越之浮世清欢 类别:穿越言情 作者:茉然回首 字数:2849

看见桃儿有些诧异,还没话,桃儿便开口道:“三姐请随们郡主有请。”

桃儿将她带到了二楼的雅间,清只当是官昱菲也过吃饭,推开门进去的时候便开口问:“姐姐怎认出的?枉还扮成男装了。”一抬头看到房间里面并不只是昱菲一,还有一男子,正是叶桓。

“叶公子,也在这里,们这是?”清的脸满是疑惑。

官昱菲赶紧将她拉过:“误会,是请叶公子的,刚刚桃儿去拿茶水是看到还不相信,果然是啊,扮成男装这是做什坏事去了?这俊俏的公子走在路,有没有姐拦路啊?”

这话的清脸红起:“姐姐休打趣只是偷偷溜出玩玩罢了。还没跟叶公子这是有什事情商量啊?”着还朝官昱菲眨了眨眼睛。

个丫头,找叶公子当然是有事了,此事刚好也知道,正好做个见证。”

官昱菲如此,清已经明白了,这恐怕是当面跟叶桓清楚了,心里不禁同情起叶桓

“叶桓,可不没有替好话哦,知道,感情还是靠自己争取的,外帮不忙。”

叶桓忙作揖道:“多谢三姐,知道。”

官昱菲:“们两个不此确实有话对叶公子,希望公子明白,已有婚约,不做任何无谓的付出,以前不知道的心意,此时便可明白的心意了。”

此话的直白,叶桓焉有不明白的意思:“郡主误会了,未曾为郡主付出过,郡主不必放在心,郡主一日不嫁,那就还有机会,除非郡主幸福,否则叶桓决不放弃。”

心叹,真是好大的,备胎啊!

官昱菲问:“若是终生不嫁,那公子也终生不娶?”

叶桓回答:“若是,只不知郡主是否相信?”

官昱菲不解问:“好像并没有交集吧?在此之前甚至不记得叶公子的长相,缘何如此?”

叶桓便不回避直言答道:“郡主聪慧美丽,善良果敢,更是重情之大可不必理会,却愿意真心相劝于,叶桓从心底感谢郡主没有践踏的一片真心。从第一次见郡主便心生爱慕,那时与那成亦珩情投意合尚且不能控制自己的内心,更何况如今。若郡主觅得如意郎君,叶桓自当庆贺,若没有,便希望郡主能够看一眼成亦珩之外的自问,绝不比他差一丝一毫。”

简直都感动了,可是此时她不宜多言,便借着肚子饿自顾的吃起东西

官昱菲道:“不必如此,不管亦桁如何,他都是的未婚夫婿,更何况始终相信,他总有一天会回是国公府是继承爵位之,该当知道,国公府与宣王府的立场。即便没有成亦桁,之间,也绝不可能。真心相劝,该找个成亲了,莫浪费时间。”

“郡主,靖国公府如何自然知道,可是那并不能代表。今日敢问郡主,倘若深爱的,成亦珩,倘若他不是皇后娘娘的侄子,或者他是与宣王府对立府邸家的公子,郡主会毫不犹豫地拒绝他吗?”

“只可惜,这世的事,终究没有如果二字。还有,并未拿们相比,即便处处比他好,但,终究也不是他。”

气氛一时有些尴尬了,清叫两都坐下喝口水:“叶公子,次不是不敢跟昱菲姐姐表白吗?”

叶桓有些囧,脸色微红道:“三姐明知故问,郡主已经知道了,还有什隐瞒的。”

“哦,原是这样。”清故意:“叶公子难道不知道,欲速则不达?”

官昱菲白了清一眼:“想让他死心还不够呢,还添油加醋。”

叶桓:“郡主,三姐,们慢慢聊吧,先告退了。”着就走。

官昱菲:“公子如此优秀,身边爱慕者必然不少,公子是聪明,该当明白不能勉强的道理。”

叶桓话题一转问:“郡主从此会讨厌吗?”

官昱菲一愣:“当然不会,何出此言?”

“那就好!”叶桓并未回答她的问话,径直就走了出去。

问道:“姐姐何不给他个机会,都看出他是真心待。唉,真真可惜。”

官昱菲:“不敢会等亦桁一辈子,但总之没有遇到那个可以让忘记过去的,不是真心相爱便是迁就,而,绝不迁就。”

深知多劝无益,便从怀中拿出一叠银票,共有三千两,她自己留了五百两,剩下的都给了官昱菲:“姐姐,这是两千五百两银票,便于寻找房子,不知道这边的物价,这些钱够不够用?”

“两千五百两?清当自己是买什是哪里的这多钱?皇后娘娘赏赐的东西都卖了?”

赶紧解释道:“皇后娘娘赏的敢变卖,不瞒姐姐,母亲为了留了一些东西,暂时当掉了,想将赚了钱再赎回,姐姐,这些银两够买店铺跟院子吗?”

官昱菲:“两千两足够了,剩下的这五百两收起吧,既是母亲留给的,将还是赎回。”

:“姐姐放心,母亲的东西一定还会回的,这钱就不拿了,姐姐帮办事,这钱就打发下吧,不必担心银子,尽可能将店铺及院落买的大一点,位置也选在繁华地段。原还担心钱不够呢。”

官昱菲也不推脱,便:“那好吧,会让留意的,回去,有合适的通知。”

感激道:“如此便谢谢姐姐了。现在天色不早,该回去了,姐姐是回王府还是去别的地方?”

官昱菲:“先回去吧,让醉归楼做了佑儿爱吃的点心,等下做好了带回去。”

额,他不是,在绝食吗?

偷偷潜回自己院的时候,子衿和子佩正在打盹,她换好衣服才将两个丫环叫起,把自己从街买的东西给她们分了,顺便问了问府里有没有什异常。

“异常倒是没有,大姐和二姐定了婚事,夫管的更加严了,两个姐几乎没有出过房门,只可惜姐也是定了亲的了,夫不管不问也就算了,至少也应该开始置办衣服首饰了啊,姐年后就及笄了,到时候再准备怎得及,夫这是存心姐嫁到侯府招笑话吗?”

子衿絮絮叨叨个不停,子佩打断了她:“姐看看她,得这着急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了呢!”

跟着笑了起:“们两个不必担心,赵氏不的麻烦就不错了,哪里还指望她关照呢。”

子衿不放过:“姐怎能这样想,婚事定了就没有办法了,不管苏公子名声怎样总也是侯府的少爷,姐也是嫡出的千金,嫁妆总不能比大姐和二姐少吧?夫明显是偏心了,姐可不能这算了。”

“难得想这多,这婚事都做不得数还管嫁妆不嫁妆的,让赵氏偏心好了,反正讨不到的便宜了,随便她们怎折腾,将们跟着就对了,这相府,终究不是们的家。”

子佩听出不对:“姐这话什意思?这是退婚吗?这是姐娘亲定下的,如今姐在相府处境艰难,嫁到侯府去也未为不可,退婚之后会被其它的府门姐夫笑话的。”

问:“这些事情以后再看,那个苏旌阳到底是什,为什没有见过他?”

们让李嬷嬷帮忙打听过,那个苏公子据长的很是俊俏的,只是如今卧病,从不参加任何活动,钱夫也是操了很多心,到处找名医,可是就是不见好。现在也没有知道他到底是什病。”

叹气:“没想到,竟然还跟一个病痨鬼有婚约,这是什命啊,还操心这些事情。唉。”

子衿:“姐,其实那个钱夫原不打算让姐嫁过去的,云夫离开这久,她都默认婚事作废了。”

这话什意思?听谁的?”清觉得有推波助澜,想极力促成这桩婚事。

“是李嬷嬷的,有一次听见夫吩咐下去请忠义侯夫是有事商量,李嬷嬷知道姐跟苏公子的婚事,她担心谈话跟姐有关,便在钱夫了以后借着厨房给夫送茶水的空当听了几句话。”

紧张问:“李嬷嬷都听到了什?”

“夫姐跟苏公子的婚约,钱夫此事不必再提,云夫走了以后就断了往,婚约作废了。们夫就劝钱夫姐如今跟以前不一样了,出落的越发标致,如今苏公子这样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冲冲喜,不定成亲了苏公子改变心性病也好了呢。总之的很诱,钱夫应该是心动了。”

问:“还有这样的事情,们为什不早早该想到,除了她,还有谁这样对?”

“对方一直没有提过姐的婚事,李嬷嬷以为钱夫没有同意呢,既然现在满京城都知道了,只盼着苏公子好好善待姐,钱夫也是个好相与的。至于夫姐不必担心,待姐嫁了便跟她没关系了。”

子佩也:“姐,夫这样对,无非是嫁给一个病痨鬼,就退婚坏了名誉,真是……”

“放心吧,定然不让她们失望。”清咬牙窃齿的